回到顶部

当嘴巴累了还会想念的味道

作者:captain王羽纶

2015-05-08 / 人看过 / 评论(4)
收藏
更多分享到:

当你的嘴巴已经吃遍南北东西,并且对不停尝试各种新奇味道感到疲倦的时候,你会想念的大概只有妈做的菜。那才是能够长久存留于心的味道。

当嘴巴累了还会想念的味道kv.jpg

  当你的嘴巴已经吃遍南北东西,并且对不停尝试各种新奇味道感到疲倦的时候,你会想念的大概只有妈做的菜。那才是能够长久存留于心的味道。

  总觉得妈做的菜,是很难用世俗眼光中的“好吃”与“难吃”来衡量的味道。跟我现在接触的很多人相比,我妈的厨艺实在太过普通,做出来的菜对于吃遍各色美味的人来说实在不值一提,但那就是一种叫做“家”的味道,也是每当我在外漂泊许久,厌倦了对新奇味道的探索,吃腻了餐馆千篇一律的重油重料之后,日思夜想的粗茶淡饭。

  小时候,我对妈的厨艺是百般挑剔的。因为我爷爷奶奶都是干餐饮出身,厨艺相当了得,我从小吃他们做的饭长大,难免会养出一张挑剔的嘴巴。而我妈却是个不擅长做饭的人。我把这归结于她年轻的时候家里条件不错,衣食无忧,很少下厨,再加上结婚后一直跟我爷爷奶奶同住,饭很少需要她来做,所以她的厨艺水平就始终停留在西红柿炒鸡蛋和素炒土豆丝。

  我十几岁的时候,爷爷奶奶相继去世,我们从五口之家变成了三口之家,从那时起,我妈做饭的次数才开始多起来。不过,最初她连红烧排骨这种菜都要照着菜谱一步一步学,炒个菜也经常掌握不好油盐的用量。

  其实所有母亲都希望满足孩子挑剔的嘴巴,我妈当然也是这样。所以她开始买一本又一本菜谱,川菜鲁菜各种研究,慢慢地会做的菜不在局限于初级水平的西红柿炒鸡蛋和素炒土豆丝。一年之后,她的厨艺也确实有了一些进步,不过还是经常被我挑三拣四。

  每次做饭前我妈都会问我想吃什么,但我的回答通常是“随便”。虽然嘴上说“随便”,但是一旦她用了芹菜、胡萝卜、洋葱这些我深恶痛绝的食材我便要生气。熊孩子一向是最难伺候的物种。

  对于我妈做的菜,我一度认为我是不会想念的。

  十八岁的时候,我去南方读大学。异乡的大学生活仿佛是为我开启了一片美食的新天地,让我有机会品尝各种从来没有见过的美食。大学第一年我没有回家,课余时间我都忙于到处搜寻未知的南方味道;假期的时候就跟同学去旅行,见识更广阔的世界。在丽江玩的时候,同行的一个姑娘说起她妈妈做的糍粑,说那是她最喜欢的味道。于是我也想起我妈,想起她忘了放盐的红烧排骨,花生米炸糊了的宫保鸡丁,然后意外地发觉我竟然有点想念她做的菜。

  十九岁的寒假,我坐十几个小时的火车回家,到家后,妈照常问我想吃什么,我第一次没有说“随便”,而是认真地回答了这个问题。那天我看着她在厨房里忙活,很快就做出五道菜来——原来她早已不是当年刚开始进厨房时那副手忙脚乱的样子。还记得那天的红烧排骨、油焖大虾、木须肉和青椒肉丝,虽然都是难度不高的家常菜,没有哪一道特别好吃,但是我吃得津津有味。

  我想我是从那时起领悟到了那些关于“妈妈菜”的真谛。

  后来我因为工作关系要经常去到全国各地,参加各种美食品鉴会,品尝各种新奇古怪的菜和各种出自世界各国大厨之手的美食,那些美轮美奂的食物可以填饱我的胃,但却不能慰藉我的心。躺在酒店陌生的床上望着天花板的深夜——我还是会想念妈做的菜。

  现在,每次回到家,妈还是会习惯性地问我想吃点什么,我嘴里说着“随便”,其实心里的回答是:只要是你做的,就好。

当嘴巴累了还会想念的味道的版权归作者所有,没有作者本人的书面许可任何人不得转载或使用其中整体或任何部分内容。打印菜谱
给内容一个标签:随意吐槽提问求解
评论排序: 最新 最热
看过当嘴巴累了还会想念的味道的人还喜欢看...